特斯拉的“德国速度”

0 Comments

特斯拉在附近找到一处二战时期苏联挖掘的地下掩体,在多家媒体记者的见证下,把蝙蝠转移到“新家”中。

当地时间3月22日,美国特斯拉公司德国工厂正式启用。这是迄今为止德国最大的电动汽车工厂,也是特斯拉在欧洲的首家工厂。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当天在现场向30名用户交付了首批该工厂生产的Model Y车型电动汽车。

这一天,距离马斯克2019年末在金方向盘奖颁奖仪式上官宣将在柏林设厂投产,已经过去861天。

特斯拉2019年选址柏林郊外的勃兰登堡州格林海德建设其首家欧洲工厂,建造计划包括汽车工厂和电池工厂两部分,造价约为50亿欧元(约合345亿元人民币)。特斯拉原计划在2021年7月1日前启动生产,但这个时间不断拖后。

在人们的普遍印象里,德国人严谨、守时,德国效率、德国速度往往被奉为神话,德国社会运转如同其铁路网络一样精确高效。但在德语文化圈里,德国效率、德国速度却已或多或少成为了民众揶揄的词汇,当所有严谨或是较真对撞在一起,事情就可能变得无比复杂。

德国《商报》环球版前总编辑安德里亚斯·科鲁特曾写过一件事:德国某小城要加装一个红绿灯,加装之前先要论证它是否会改变附近的排水系统,当地供水公司于是加入进来;红绿灯也会影响公交的行程表,公交公司也得加入讨论;在论证期间,交通设备规制又更新了……到最后各方勉强达成一致,加装了一个临时信号灯,并等待永久信号灯的审批。整个过程共用时25年。

科鲁特写道,马斯克选择到德国建厂,那一定是没有听说过这件事。事实证明,特斯拉在德国遭遇的麻烦真不少。

自项目敲定伊始,特斯拉就面临不少压力。一些项目反对者定期组织抗议活动、去法院起诉或者写公开抗议信。在建设工地周围,反对者几乎每周末都支起宣传摊位,拉起旗帜分发小册子。2021年9月,反对人士在网络上发布文件,详细列出813项反对意见。作为回应,特斯拉公司顶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压力组织了一场活动,强调其将为当地带来经济发展和就业。

特斯拉的压力一是来自环保人士。在他们看来,工厂建设显然威胁到了蝙蝠、蚂蚁、沙蜥蜴和滑蛇的栖息权。

2020年1月,工厂建设一度停止,因为德国自然保护联盟认为工厂附近的蝙蝠正处在冬眠期,不能被打扰,特斯拉必须把这些蝙蝠转移。为此,特斯拉在附近找到一处二战时期苏联挖掘的地下掩体,在多家媒体记者的见证下,把蝙蝠转移到“新家”。

另一个压力来自当地居民。不少人认为超级工厂的建设可能影响当地环境。由于过去几年德国夏季时常出现旱情,许多人担忧工厂的巨大用水量会让当地地下水枯竭,另外也担忧建设过程可能对空气和水源造成污染。

特斯拉申请项目时提交了一份长达4000页的报告,详尽阐明了其打入地下的一万个左右混凝土支柱不会影响地下水源,并将原计划每小时372立方米的用水量缩减至每小时233立方米。

还有一个压力来自工厂内部。特斯拉在美国本土的工厂一直对工人成立工会抱有消极的态度,而在德国,工会普遍存在于各类企业中,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影响企业决策。今年2月,特斯拉德国工厂已经选举出了工会。

德国工会组织金属工业工会发布的报告显示,特斯拉给予工人的工资可能比全德水平低两成。按照德国杜伊斯堡大学汽车研究中心主任杜登霍夫的分析,特斯拉可能会寻求从波兰寻找技术工人,毕竟格林海德距波兰边境的车程只有45分钟。

一些消息人士说,眼下特斯拉德国工厂内的工人规模大致为2500至3000人,未来可能会扩大到12000人。杜登霍夫认为,劳资矛盾未来可能会持续困扰特斯拉德国工厂。

“未来非常令人激动!”德国工厂启用当日,马斯克在推特中写道。特斯拉德国工厂预计年产50万辆汽车,这意味着,特斯拉供应欧洲市场将不用再从中国或者美国发货,这会大大降低物流成本。

用两年多时间放行一个大型项目,在德国人看来,时间不算太长。毕竟,不少德国人内心比照的是近些年来的“网红”拖沓项目:耗时14年完工的柏林新机场,建设13年预算超10倍的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耗时11年未完成的斯图加特火车站……

马斯克决定投资之前,不少媒体并不看好这个项目,预测马斯克可能会在德国遭遇挫败。但到了现阶段,已经有德国媒体开始分析,马斯克究竟看准了什么,能够在短时间破除重重阻碍,将一个美国电动车企落户在德国这个汽车制造业大国。

勃兰登堡州是一个农业发达的原东德州,两德统一后由于东部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州政府可以视情况给予企业项目一些快速审批的途径。按照其相关规定,尽管没有环保等部门的核准,特斯拉可以先进行工厂建设,试产一些汽车,待相关批准手续都落实后,再进行大规模的商业生产。当然,如果特斯拉不能满足相应的环评标准,也要担负拆除厂房恢复地貌的成本。

勃兰登堡州政府也非常支持特斯拉项目落地。按照州长迪特马尔·沃伊德克的说法,这种“猛犸象”级别的项目是该州主要工业和技术驱动力,可以吸引更多车企及下游企业落地投资。

碰巧的是,分管特斯拉项目的州政府经济部长约格·施泰因巴赫并非职业政客。他是化学工程师,曾在产业界担任经理多年,也在柏林工业大学、科特布斯勃兰登堡工业大学担任过校长。《法兰克福汇报》甚至评价,特斯拉项目成功落地,是因为“科技狂魔”马斯克碰上了另一个“科技狂魔”施泰因巴赫。

勃兰登堡州也采取了一种“灵动项目管理”政策,对于特斯拉遇到的各类问题,并不是简单传递信息让企业单方想办法解决,而是提供各类解决方案。例如在工厂用水的调度上,州政府在各市县和供水公司间做了大量协调工作。随着特斯拉工厂建设的推进,项目的预期也带动着周边发展,不少道路条件得到改善,还设立了新的医院、学校。当地居民对项目的评价也逐渐趋向正面。

汽车工厂获批后,特斯拉已着手在附近开始电池工厂建设项目。现阶段特斯拉在欧洲生产的汽车,其电池配件部分仍从中国进口,未来将使用德国工厂自产电池。德国媒体认为,有了前一阶段的经验以及教训,特斯拉在应对德国特色的困难时,可能会更游刃有余。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