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杰拉德和利物浦一起追梦

0 Comments

凤凰体育讯 上周六,利物浦在英超联赛倒数第二轮中负于水晶宫,杰拉德最后一次在安菲尔德球场代表主队上阵。在为利物浦一线年后,红军队长的告别进入倒计时。

凤凰体育讯 上周六,利物浦在英超联赛倒数第二轮中负于水晶宫,杰拉德最后一次在安菲尔德球场代表主队上阵。在为利物浦一线年后,红军队长的告别进入倒计时。

回到2004年12月8日晚的安菲尔德,2004-05赛季欧冠小组赛最后一轮。利物浦此战必须净胜两球才能出线分钟,军迷们紧张至极他们离出局还剩4分钟。就在这时,卡拉格边路传中,梅勒头球后蹭,只见杰拉德杀将出来,距离球门20码外轰出重炮。皮球有如闪电,直窜入网窝。利物浦3-1领先!

整晚表现优异的尼科波利迪斯鞭长莫及,那是冥冥之中改变命运的一脚打门!就在那一瞬间,杰拉德改写了这家他儿时就加入的俱乐部的历史,打开了通往阿塔图尔克之路。那里见证了本世纪最壮丽的一场欧冠决赛,利物浦最终光荣登顶。

而且,在打进了这样一粒魔幻般的、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的进球后,在那一刻,这名红军中场疯狂地张开双手、振臂回应球迷,而不是把自己跟看台上的疯狂庆祝割裂开来。在此之前,杰拉德还从未跟KOP贴得如此之近;从那以后,利物浦跟他们的队长紧紧联系在一起。

“我就像是个利物浦的球迷,身穿球队球衣,终于让梦想在场上成真。”杰拉德说。正是从那个进球开始,他迈出了在利物浦建功立业的第一步,最终成为默西塞德的偶像。“那些都是我梦寐以求的时刻。从小到大,我目睹了一代代利物浦球员成长为球队英雄,创造属于自己的荣耀时刻。时间改变了他们,改变了他们的职业轨迹。那些时刻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而且对我来说,它们实现了。”

那个腊月寒夜是如何改变利物浦的已无需多言。红军免遭小组赛阶段即被淘汰的噩运,才有了6个月后在伊斯坦布尔的荣耀。十年过去了,他们在2005年欧冠决赛中究竟是何方神圣附体、居然在AC米兰身上上演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翻盘,依然是能引起热议的话题。击败红黑军团那一晚,利物浦重拾昔日豪情。他们的队长绝不服输,全队也在0-3落后下奋起反击。

之前,杰拉德已经有过高光时刻。他为利物浦在欧洲联盟杯和联赛杯决赛中都有过进球,也代表英格兰队在欧锦赛上破门。但是,从很多方面看,真正锻造了杰拉德的,是那些低谷时刻。

他身披红军战袍的那些伟大壮举尽人皆知主场对奥林匹亚科斯、伊斯坦布尔对AC米兰、2006年足总杯决赛对西汉姆联。每一次,利物浦都被逼到悬崖边上;但每一回,杰队都挺身而出力挽狂澜。

要观察杰拉德是如何成长起来的,首先要回顾1998年11月利物浦击败布莱克本的英超联赛。那一场,18岁的杰拉德替补挪威国脚哈根登场,上演红军首秀。看上去,这个小伙子只是领命上场,做好本职,没啥特别的。那时,青涩的杰拉德想的只是传好球、别失误。但是,当机会来敲门,他也愿意去碰碰运气、建立功名。

“对奥林匹亚科斯打进那个球后,我一下就明白了它的意义有多大。”杰拉德说。“时间所剩无几,我们快出局了。那时,你想的只是一定要有个家伙或者就是你自己能站出来,打进这个扭转全局的球。那时必须要时势造英雄。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每一次当机会出现,我就要奋力抓住它。我会以身犯险,而不会四平八稳。如果没有足够的勇气、没准备好冒险和硬上,我也不会留下那些瞬间,不会献上那些改变了我自己的表演。”

杰拉德说,要不是每每有人提起,他很少主动去想伊斯坦布尔,他更愿意专注于眼下,而非过往。“但是,不管(伊斯坦布尔的事)何时在谈话中被提及,都会勾起我的美好回忆。”他说。“也不见得是哪一次具体的谈话,碰到了就会想起来,可能是说道那场比赛时、赛后花絮或者是再去伊斯坦布尔旅游。有时我能一周想的都是这个事儿。”

他说,那与其说是一场比赛,不如说是一次事件。“但是,伊斯坦布尔之所以被口口相传,是因为我们反败为胜了。”杰拉德说。“我确信,要是我们没逆转、输掉了,那场球也就很快被大伙儿抛诸脑后了。足总杯决赛也同理。最终,你捧杯了、拿奖牌了,那就是为什么它会别具一格。”

随着时针走向杰拉德在安菲尔德的最后一战,对他的深情回忆也势不可挡。周六主场对阵水晶宫是杰队第354次站在主场KOP面前比赛,也是他倒数第二次为红军上阵厮杀。今年夏天,他将转会洛杉矶银河。

他不会紧张到不知所措,但情绪上也一定平静不了。他即将离开生活战斗了19年的地方,迎来全新的挑战。最后一次作为球员、作为红军队长在安菲尔德亮相,他把三个女儿带来,最后一次摸了一下入场通道上方“你永不独行”的牌子,然后在利物浦队友和水晶宫球员的夹道欢迎中走上场地,踢完了整场。一个时代结束了,从此,安菲尔德再无杰拉德。

这段日子,很少在利物浦市中心碰见杰拉德了。每天训练结束后,34岁的杰拉德更愿意赶紧撤、回到城市郊区的家中。他不想让三个女儿一天到晚总琢磨着“爸爸去哪儿”了。

年龄是一部分原因,但长年身处名利圈中,杰拉德一直避免掉入这些华丽的陷阱。杰拉德的职业生涯一直不缺少牺牲。在场上,他干的不是最显眼的活儿;转会市场上,他拒绝他队坚守忠诚。2004和2005年,都传出穆里尼奥的切尔西看上他的消息,甚至后来魔力鸟去了国际米兰和皇马,也跟他扯上过关系。他还有机会转投德甲,加盟拜仁。但是,尽管这些未遂转会都很吸引人,但杰拉德还是作为希望和鼓舞的象征,坚守在了利物浦。这让他个人赢得了极高声望。他觉得,这是一种日积月累后形成的责任感。

17年前把杰拉德提拔进利物浦一线队的,是霍利尔。有个段子说,正是霍利尔当年对包括青训队员在内的利物浦球员反复敲打,才让利物浦重新捡起了职业精神。在法国人上任前,利物浦已经丢掉了这一好传统。“我记着,我当年跟这帮小孩儿说要是你们保证不进夜店,那咱们训练散了后,你们愿意干嘛就干嘛去。”霍利尔笑着回忆自己当年是如何给这些渴望出人头地的青训孩子们“传经布道”。

“真的,各种诱惑,我不能告诉你。但是,那或许正是史蒂文(杰拉德)一生中需要有个人倾诉的时间段,恰巧我在那儿。他父亲的帮助也很大。史蒂文跟他父母住得近,是个老实孩子。我喜欢他对利物浦人、对自己家庭的忠诚。我很欣赏他这一点。”

在2003年霍利尔把队长袖标从海皮亚胳膊上拿下、给了杰拉德后,关注自然随之增加。对水晶宫一战也莅临安菲尔德的霍利尔说:“他这么快就当能队长,首先是因为他的个性。他是个聪明的孩子,有领导能力,也有领导技巧,那就是我为什么让23岁的他当队长。不是很多球员都那么早熟的。”

“除了技术,(当队长)还得有智慧和欲望。这些他都有。在利物浦当队长,压力非同一般。有些球员当了队长后,会畏首畏尾。但史蒂文成长了。我看得到。我觉得这对他个人发展、对球队、对俱乐部都很重要。看看他在伊斯坦布尔和加的夫的表现,这被证明是正确之举。”

很少有一个更好的条件,来观察让杰拉德当队长会不会比让卡拉格当更合适了。当杰拉德从青训进入一队前后,卡拉格已经入选了英格兰队。“你会感到责任更大了。”卡拉格说。“那会促使你成熟。当你是本地小伙儿,第一次进入利物浦队还是个孩子时,你不仅要学着比赛,在场下也需要成长。当你被视为俱乐部的代表,就会加速成长。对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或许有时史蒂文已经感受到了,视他为球队未来领袖的人,比这么看待我的人可是多得多。如果情况不顺,你总会感觉到他能把问题解决的。在我们俱乐部历史上,或许还没有哪个球员比他更有责任感。”

“没人相信他们,他们太年轻了。事情不可能一帆风顺,困难对他来说是必然要扛的。我们经历过一些伟大的时刻,但也有过一些不那么好的时候。每到那时,我们都对史蒂文-杰拉德翘首以盼。我说的不仅仅是指球迷,场上队员也一样,而他也总会深孚众望。”

有人认为,随着杰拉德的职业生涯接近暮年,当年总能力挽狂澜救主的神奇,已经越来越成为他的压力。在利物浦的最后几年,人们依然按25岁的标准来要求他,觉得他一个赛季得进上20个球,即使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跑不死的杰拉德。

乔-阿伦可以隐身,可以传没啥风险的“安全球”,赛后还会有人吹他踢得是如何如何好。要是杰拉德这么干会怎样?一定会被认为太平庸。爆点在哪儿?是出人意料的妙传?还是指手画脚或者是痛批一顿队友?不同的球员会有不同的办法保护自己。那些把全部职业生涯都奉献给一家俱乐部的球员,常常要承受更严苛的议论评价。不幸的是,没有几个人认识到杰拉德可能是这个越来越少见的群体之最后代表。

对曼联的吉格斯来说,也是如此,他在职业生涯额暮年也听到过来自老特拉福德看台上的嘘声。然而在他最终挂靴之前,那些人曾经对他趋之若鹜。这是现代足球的通病。但是在今天看来,它恰恰解释了为什么杰拉德曾表示“学徒阶段是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快乐的一段儿时光”。

“一开始,我话不多,很腼腆,对俱乐部上下每个员工都尊重得很。”杰拉德说。“那时,我总是试着多进步一点点,以便能够打动教练组。但是,我喜欢那段日子。我跟小伙伴儿们在一起,我们讲笑话、拖地板、给球打气,之后再去赶火车。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两年。我们一起成长、一起考驾照,互相借钱拆东墙补西墙,没有人盯着我们。哪像现在,人人都带着相机。现在每一天,我都试图拿出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但年轻那会儿,你就是想让人关注都没人搭理,那会儿,你的压力是抓住每一个出现在前路上的机会。”

休-麦考利和戴夫-沙侬是杰拉德进入利物浦后的第一批教练,但回忆大不相同。麦考利说看到这些8岁大的孩子,觉得“没有特别突出的”,但在杰拉德上场后,情况改变了。虽然还是孩子,但杰拉德的球充满想象力。

麦考利认为,毫无疑问,杰拉德会升级进入成年队。当他14岁时,利物浦就带着杰拉德和欧文去西班牙参加一项U18比赛,对手里有皇马青年队。杰拉德没有获得出场,但那次经历让他有了出国比赛的经验,也知道了利物浦在国外意味着什么。这些小伙子已经引起了一队的注意,展示了自己的价值。

作为学徒,杰拉德总是憧憬着一份3年的职业合同正等着自己。但是,风云突变。他在训练中突遭伤病,前景蒙上阴影,杰拉德知道,自己的人生可能要走上另一条路了。“我可能要转投另一家俱乐部,尽量留在那儿。但是,我不觉得我到了那儿以后,能跟其他人、跟粉丝打成一片。”杰拉德实话实说哦。

“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关系,因为我来自利物浦,因为我就是一利物浦球迷。这跟别的不一样。输了球后,我的感觉也比别人强烈。赢球则相反,我比别人也高兴得多。在家乡球队当队长的球员并不多。在支持的俱乐部长期效力,这现象如今凤毛麟角了。”

作为一队之长,在谈到各种责任时,杰拉德还提到了形象大使作用。史蒂文-杰拉德基金会不仅帮助他所在的默西塞德郡,也帮助全英国的贫困人群。目前,该基金会已经募集到上百万英镑的资金。“他是飘扬的旗。”麦考利说。“很多钱是他用自己的东西筹来的,比如他得的纪念品。很多孩子和家庭因此而受益。”

现在是把生活稍微向家庭倾斜、享受职业生涯最后几年光景的时候了,杰拉德脸上也有了笑容。到了银河后,肩上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新冒险开启之日,将是杰拉德为高薪打拼之时。但他不服输的劲头,肯定不会变。

“我总是说,如果你是所效力俱乐部的土著,不论胜败,你的感觉都会比别人强烈。”卡拉格解释说。“球队成绩不好时,你会更失落;战绩好了时,你会更High。到那时,对比就会有了。他会发现去洛杉矶银河踢球感觉完全不同。他去了以后会让自己踢得更享受。虽然还是为球队踢球,但显然,那种对比分的感觉跟为利物浦踢球全不相同。对他而言,这也许是件好事儿。”

上赛季,利物浦最后一刻错失联赛冠军,争冠以杰拉德不完美的脚下一滑而告失败。但是,对他的嘲笑仍在,不断地提醒人们在他默西塞德长年伟大的职业生涯中也有污点。上上周日,在斯坦福桥也出现了一小撮对杰拉德的嘲笑,但随后,更多的切尔西球迷为他起立鼓掌,掌声持续了11分钟。

他不会完全摆脱失望。但是,他也不会逃避。本赛季,杰拉德的很多时间花在了利物浦的柯克比青训学校那儿距离一线英里。他去教孩子们踢球,自己也学习备考欧足联B级的教练证书。作为球员夺取英超冠军的希望已然寿终正寝,但另一个希望不正刚刚开始么?

“虽然我要去美国了,但我仍会对比赛全力以赴”杰拉德说。“我仍然还有很多会去球场看我踢球的家人和朋友,也仍将关注利物浦的一举一动。我很想看看,接下来的几年里,球员和俱乐部会干得如何。但对于我来说,我仍有工作要做。我跳出了多年来的一个角色,但也许有一天,我还会回来。”

当今年元旦杰拉德确认将离开时,公众的一大疑问是,利物浦是否尽全力挽留了他。他们怎么能如此对待一名俱乐部的功勋?只要他们赶紧提供一份合同,哪怕就一年,杰拉德就还有一个赛季的机会去实现夙愿。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人们觉得杰拉德在适当的时机,离开了。他的告别倒计时已经被伤病和停赛弄得断断续续,他的表情也因很多对手最后时刻的制胜球,平添了很多残酷和失望。正如他的职业生涯,所有这些高潮和低谷,也终于走到了最后。

利物浦球迷会更想念他,这真的是最理想的情况。周六的比赛,安菲尔德上空不会有任何牢骚抱怨回荡,这或许会让一名长期为球队服役的球员找回足球的快乐。没有债要还,即使有人怀疑近几个赛季,利物浦对杰拉德的需求,远大于杰拉德对利物浦的需求。

“当你作为一名利物浦球员时,你会有巨大的、其他顶级球员和顶尖球队带来的压力。”杰拉德补充道。“现在,我这把年纪坐在这儿,只是感觉自己多年来,还是为这家伟大俱乐部的历史增添几笔亮色的。但是现在,是轮到其他人来扛起责任、尽力做到这些的时候了。”

“我觉得,现在这状况好比天堂。我为俱乐部做出过不少贡献,把生活中的大部分献给了利物浦,俱乐部也一直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我们谈不上谁欠了谁,我们在一起追逐梦想,也一起实现了其中的很多。如果当我还是孩童时,你跟我说我会在俱乐部历史上写下一笔,那就是我当年所愿。有一点毫无疑问,是俱乐部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

当然,他也帮助俱乐部达到今天这个地位。史蒂文-杰拉德可以挥别利物浦,安心地去洛杉矶了。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